顾飞 江澄
喜欢谁日谁

魏无羡变弯记 羡澄 现代校园背景 上

设定江枫眠是魏无羡他舅吧……

不要跟我论辈分我真的对这个不太懂,本来打算一发完的大纲都写好了没想到让我啰里啰嗦加了这么多

感谢阅读



打小就对一切事物充满好奇心的魏无羡终于在高二那年成功看了人生中第一部GV。

粗糙画质里的小受一嗓子接一嗓子叫得天昏地暗,魏无羡作贼似的急忙调低音量,发觉自己带了耳机才松了一口气,满脑子都是“我靠男人也能叫成这样吗咦感觉有点怪怪的……”

魏无羡自诩是自家晚吟妹妹的性启蒙老师,曾经无数次拉着江澄和他一起看些少儿不宜的电影,不过他这次实在是没脸和江澄分享这玩意,只好关了手机缩进被窝里睡觉。他睡相不好爱翻腾,个子又生的高,寝室床对他来说便显得更窄。

清晨,江澄感觉床吱哇吱哇剧烈晃了几下,刚睁眼就看见魏无羡一脑袋栽下来。

“我靠?!!”

江澄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去接他,刚把人抱住就发现魏无羡一只脚还勾着上铺的护栏,腹诽这人睡觉的时候还有自救反应,真是大难不死贻害千年。

“我日魏无羡你要吓死我啊!!”

差点脑袋开瓢的某人总算是有些清醒了,入眼就是江澄急得红扑扑的脸,他耳朵还贴着江澄的胸口,感觉到那人的心跳,咚咚咚跳得跟打鼓似的。

魏无羡看着江澄抱着他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心里暖乎乎的,可还是忍不住嘴贱道:“晚吟妹妹别怕,哥哥不会有事的!”

听见“晚吟妹妹”这个词江澄瞬间绷了脸,随即送了手气道:“摔死你算了!”

江澄刚出生有个半瞎的道士摸到小区门口,拦住一脸喜气回家摆酒席的江枫眠,一本正经地说这孩子前世凶煞,手下有太多亡魂,这辈子恐怕压不住要来寻仇的恶灵。谁家正要过喜事跳出来这么个讲晦气话骗钱的老神拐都免不了气上心头,不过江枫眠右手抱着刚出生的小江澄,左手抱着一岁出头流着哈喇子啃手的魏无羡,实在腾不出来手揍人,正打算抬脚踹,怀里的魏无羡就尿了,童子鸡很争气的支楞起来,正对着那神拐子的脸,呲了个准。

“……”

被尿了一脸的老神拐抹了把脸,一边往回走一边神神叨叨地自言自语:“没想到还有老祖护着,真是孽缘。”

走出好远又冲江枫眠喊道:“先生!给小公子取个女孩名字好养活,他这一世命不比从前硬,实在不行当成女孩养也可以!”

不信鬼神的江枫眠自然是没在意这人的话,风风火火回到家便定下名字,就叫江澄!不过几个月后他就发现江澄的身体比平常孩子要弱,去医院检查也查不出什么毛病,只好和虞紫鸢说了那神拐的事,两人都是一脸凝重,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晚就给江澄起了个小名,江晚吟,头发也不舍得给他剪了,留个了娃娃头,还在左侧梳了个小长辫,用淡紫色蝴蝶结皮筋绑着。

无神论者江枫眠发现此法效果显著,况且他儿子留着娃娃头那叫一个可爱。老神拐后来又来了一次,絮絮叨叨说江澄五岁后就不用再受委屈被当成女孩了,不过要防着点冤魂缠身恶灵皆惧的老祖,千万别再把自己搭进去……

江枫眠听一半信一半,自动忽略了神拐后半截稀里糊涂的话,在江澄五岁生日那天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剪小辫”仪式。

看着那缕细细长长的小辫被剪下来,魏无羡瘪着嘴露出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他漂亮可爱的晚吟妹妹被折腾成男孩了。平复心情后他跟舅舅讨来了那条小辫,用红绳系了放进自己的宝贝木盒里,含着泪许下誓言:晚吟妹妹,我下辈子再娶你吧!

魏无羡揉着腰从地上爬起来,心想江澄现在可比小时候凶多了。喊声晚吟妹妹都要生气,小时候跟在他屁股后头整日喊哥哥的黏糊劲呢?!他抬眼去看那气呼呼的人,发现江澄被他一番折腾后睡衣变得七扭八歪,露出小半个肩膀和紧实纤细的小腹,正一脸怒气得瞪着自己。

少年美妙的肉体和他昨晚看的小黄片完美重合了,以至于江澄那副因为起床气一脸要杀人的表情都看起来像娇嗔。

我日,这滤镜是怎么回事。魏无羡使劲眨巴了两下眼睛,赶紧上去哄人:“我的错我的错,离上课还早呢你接着睡吧!我绝对不会再掉下来了!”

“睡屁!你和我换床位,我可不想以后起床看见你掉下来摔死。”江澄把衣服整理好,绷着脸跟魏无羡呛声,一言不发的开始抱被子。

“别啊,你从上铺掉下来怎么办!”

“你以为我像你似的那么不老实?”江澄一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魏无羡,“说了换就给我换。”

魏无羡看着江澄利索地爬上爬下,脑子里却想着江澄刚才那笑,滤镜又加了两倍,我的晚吟妹妹好可爱好体贴。

床铺换了没两天江澄就适应了上铺的生活,清静,平时也没人要费力爬上来坐他的床。当然,一切正常的事都要除了魏无羡,这人总是神出鬼没地从下铺冒出个头来,问他什么事他就一副落寞怨妇的样子张嘴道:“我之前在上铺的时候除了睡觉都是在下面陪你玩,你现在都不下来,你一点都不关心我!”

江澄被他一通说道,一个翻身从上铺跳到地上,一屁股坐在他床上,抿着嘴翻了个白眼,“到熄灯我都不上去了行吧?”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江澄果真呆到了熄灯,虽说几乎全是在和魏无羡打闹拌嘴。等到要上床的时候江澄才想起来忘记洗澡了,闹了半天还一身的臭汗味,看着乌漆麻黑的卫生间心里有些发麻,顿时气不打不一处来:“魏无羡!都怪你!!”

脸皮薄的江少爷拒绝了魏无羡陪同洗澡的要求,撑着口气开始瞎子摸黑,冲净后水都来不及擦干就走出来。魏无羡从江澄进去就没睡,趴在床头看江澄只穿着一条内裤就慌里慌张地要爬梯子,眼睛跟饿狼放光似的打量江澄,腰细腿长,还长这么白,晚吟其实就是个女孩吧!就是现在凶了点。

魏无羡又想起那天小黄片里的小受,心里暗想:晚吟跟他比的话那是哪里都不输,嗯……除了脸皮没他那么厚敢叫得那么响,我靠!这俩人不能比,这俩人能比吗?!晚吟知道会杀了我的……

他心里乱得不行,谁知那边马上要成功登陆的江澄脚底板就跟抹了油似的直直往前滑,江澄没忍住嗷一嗓子喊出来:“啊!!!”

缓回神来的江澄没一屁股墩摔地上,倒是被魏无羡结结实实的托住了,跟个献祭少女似的被他表哥一手抓着大腿根一手抓着屁股举在半空中。

由于江澄那一嗓子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其余两名室友睁眼一脸惊慌的看着他俩,“咋啦咋啦,谁有手电快照照!”

江澄脸上泛红,觉得丢人的很:“魏无羡,你给我撒手!”

“我撒手你就摔了!”

“不会摔的我抓着梯子呢你快给我撒手!”

在两人争执过程中闻声赶来的宿舍管理员兼学生会副主席蓝湛拿着把超大型号的手电筒,提着跟个迫击炮似的,一手推开门一手利索地开了灯,灯光直直照向“献祭少女”二人组:“……”

像是被人撞破了偷情现场,只穿着一条内裤的江澄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索性破罐子破摔撒了手,和托着自己屁股的魏无羡一起摔在地上。

蓝湛缓过神来,一脸淡定:“你们,怎么回事?”

“爬梯子摔了!真的!”魏无羡和江澄抱作一团,手还护着江澄的屁股不舍得撒开,“不信你问问我们宿舍的人,你刚才也看见了我是为了保护他一起摔下来的。”

蓝湛木着脸点了点头:“江澄熄灯后不按时睡觉,在宿舍内闲逛,记过。”

魏无羡:“我靠……?”

蓝湛:“魏无羡熄灯后和舍友打闹,不文明用语,不文明举止,记过,两次。”

魏无羡简直要被这人气到冒烟,冷笑一声反问:“我举止哪里不文明?”

众人齐齐看向他们俩,江澄红着脸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默默把魏无羡抓着他大腿根和屁股的手拿下来,在他耳边咬牙切齿道:“摸着感觉怎么样?”

两人凑得太近,本来恶狠狠的话听进去倒像是调情,魏无羡老脸难得一红,结结巴巴开口,“还…还行……”

第二天两人拿着检讨书在办公室外罚站,魏无羡倒是不觉得无聊,跟高一那位“每天不被罚战就浑身难受”的小混混薛洋有一句没一句的侃天侃地,最终肩膀一搂和薛洋互换了一套小黄片成为了好兄弟。

这天晚上魏无羡没再找事要江澄陪着他,一熄灯就跳上床准备去看今天刚换的新片,之前那部gv给他留下的阴影太大甚至对着江澄都能冒出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他得赶紧恢复。

他自己弄得正起劲,一边摸鸟一边给自己心理暗示“老子很直老子很直……”

江澄今天就觉得魏无羡怪怪的,看他那么反常在上床窸窸窣窣捣鼓些什么心里也知道这人在干嘛,坏心敲了敲床板,忍着笑装出冷淡的声音开口:“魏无羡,你干嘛呢。”

魏无羡一惊,摸鸟的手都不会动了,心想我日这人怎么还没睡。他下意识抬头看,借着月光辨出江澄在憋笑,抿着嘴,眼睛弯弯的,左侧脸颊还露出了一个小小的酒窝。

我靠……

不用手了老子现在已经是擎天柱了。

江澄看魏无羡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皮了一把,“你不会硬不起来吧?”

“笑…笑话……”魏无羡咽了口唾沫,“你当我我跟你似的么?”

江澄被魏无羡嘴硬的模样逗到了,一向都是魏无羡伶牙俐齿逗得他红着脸梗着脖子不知道说什么,没想到这人竟有自食恶果的一天。

“我听人家说,想象喜欢的人的样子或者听他的声音能射得快点,”江澄抓着护栏身子往下趴了一点,“我要是叫一声你能不能直接被吓萎?”

他说完便忍着笑发出一声无比做作销魂的“啊~”

魏无羡脑袋一片空白,江澄喊的那声“啊”就跟3D环绕立体声似的围着他脑袋转,然后一个没忍住,射了。

江澄看他半晌没反应以为真被自己吓萎了,觉得自己玩过了急忙要下床去看他,还不等他爬下去魏无羡就捂着鸟跳下床跑到厕所把门反锁了。

“魏无羡!开门!”

“……”

“你什么毛病!你萎了我又不嫌弃你!”

“……”

魏无羡揉着内裤一言不发,想哭的心都有了,竟然对江澄的声音秒射,难道老子弯了吗……

记一个羡澄沙雕脑洞 现代架空

魏无羡敢用性命发誓,他绝对不是来偷看江总姘头洗澡的。早就听说这位江总品味独特好男色,这次倒是让他撞了个准,不过他对男人的屁股没有兴趣,正要溜之大吉浴室的门就被一脚踹开了,一位白皙瘦削的美人气势汹汹地走出来,身上松松垮垮地挂着浴袍,敞着大半个胸膛,不过表情却称得上是,凶神恶煞……

好不容易用保镖的身份混进江家却连江总的影都没看到,晚上走错路不小心撞见了有人洗澡愣是被那人从客厅追着打到庭院的泳池。

魏无羡偷鸡摸狗的事干多了,发觉自己被人发现下意识就要跑,完全忘记自己现在已经是江家的保镖了,凭借一己之力把“猥琐死变态偷看男人洗澡”的罪名落得死死的。

江家管家火急火燎地跑过来,身后跟着十几个身材魁梧的保镖。魏无羡念及身上还藏着偷来的资料,被当成小偷抓住肯定免不了搜身,还不如被认成是个色狼,连忙作出一副痛改前非的样子趴在地上喊道,“我错了!是我看鬼迷心窍看了咱江总的姘……想看大嫂洗澡!!我再也不敢了!!!”

谁知这话说出来后众人的脸色又黑了一层。

美人薄唇轻启:“你们先回去。”

魏无羡还以为这就没事了,上赶着往前凑,“对不起啊美人,我只是路过而已,再说我什么都没看见!真的!我对男人没有兴趣!祝你和江总百年好合长长久久!!”

半晌没等到对面那人回应,魏无羡被他盯着不自在得很,目光不自觉的从美人的脸转移到锁骨,再是胸口和纤细的腰腹,心里暗想江总眼光还真的不错。

江澄拢了拢睡袍的衣襟,抱着胳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缓缓道:“再看信不信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不看不看,大嫂说什么我都听!”

“你叫什么名字?”

“魏无羡。”

“知道我是谁吗?”美人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我就是江澄。”